日前,帶著“文學與歷史”的話題和民國時期父輩們的故事,77歲的白先勇第一次踏上東北的黑土地。途經沈陽、四平至長春。他在做客吉林大學青年文化書院名家講壇時,為大學生們講述了從早期作品《臺北人》到新作《父親與民國》中的歷史故事。
  近年來,白先勇花了不少心力,收集、整理和還原父親白崇禧的歷史。他希望能向公眾呈現出一個真實的民國時期國民黨高級將領,給父親一個客觀的歷史定位,並藉此折射出民國史。
  在白先勇看來,無論在臺灣或是大陸,現在的年輕人對歷史事實都不夠嚴肅。他們似乎大都呈“無所謂”的態度。
  “民國以前的知識分子不是這樣。”白先勇對中國青年報記者說。他說,自古以來,中國一向對歷史都持守著尊重和敬畏,不敢隨意篡改。“歷朝歷代中,不就有很多史官冒著殺頭的危險,也要把歷史真實地記載下來嗎?”
  他說,從上世紀開始,很多近現代歷史事件,在臺灣和大陸都被政治化了。這讓很多年輕人覺得印成了鉛字的歷史資料並不可信。“好在網絡越來越發達與開放,加之現在社會政治比較穩定,相信很多歷史真相必然會一一還原。”
  白先勇感到,大陸對民國曆史的真相已有包容和客觀的態度。“《父親與民國》能在大陸出版,並專門召開研討會,這是很大、很難得的突破。”他說,年輕人終會因大環境的變化,慢慢找回歷史的正確認知。他願藉自己的作品呼籲公眾客觀研究民國史。
  白先勇最為外人稱道的,便是傾力十餘年對中國傳統文化——昆曲的推廣和傳播。他不僅期待有600多年曆史的昆曲能重現生命力,更期待讓傳統文化真正復興。眾所周知,他做了十餘年“昆曲義工”,在全國各大高校免費巡演青春版《牡丹亭》和《玉簪記》。他希望大學生一生中至少能接受到一次昆曲,感受一下中國傳統文化的美。
  “傳統文化不僅對青年人、對整個民族復興都意義重大。”在白先勇看來,經濟、政治和軍事強大,不足以讓一個國家成為大國。“這些都是靠不住的,一夜之間就可以崩潰。唯有文化是悠久的,是民族的根。”
  他說,一根竹子,根底很厚、很深,但地上的部分被一刀砍斷了,這就好比目前的傳統文化現狀,需要對它繼續澆灌,讓其發出新芽。
  他談到,從19世紀末到20世紀的一百多年間,國內教育飽受西方文化影響,反傳統、“破四舊”,種種事件和運動,“使我們自己摧殘了民族的傳統文化”。現在在校園裡,多了鋼琴、油畫和英語課程,少了陶瓷、國畫和國學,這相當於“自己給自己毀容”。
  20世紀流行的一個觀念是:“傳統文化阻礙國家和人民的進步。”白先勇反問道:“它的科學根據在哪裡?中國了不起的音樂、戲曲、繪畫成就,阻礙了中國的進步嗎?”
  白先勇多年來困惑於一個現象:流傳下來的大家畫作、陶瓷、古董被高價拍賣。但無論在大陸或臺灣,學校里都不普及國畫和陶瓷課程。他舉例說,日本和我們一起學習西方,但他們非常註重保護傳統文化。我們卻把幾千年來的傳統文化破壞掉了。“如今很難再出大家、大師,與現在教育中人文教育根基不夠厚,有很大的關係。”
  “想要復興,得從小學教育做起,從培養教師開始。通過教育轉變對傳統文化的認知和態度,達到全民覺醒,形成共識。這是百年大計,任務艱巨但必須要做。”白先勇說。
  白先勇說,我們現處在社會穩定和經濟發展的時期,也正是發展文化的大好時機。
  他建議重新評估中華文明史,把各行業專家和學者集合起來,對哲學、宗教、藝術、文學、戲劇等傳統文化表現形式進行重新定位和評估。至少在大學里,開設中華文明史必修課。讓他羡慕的是,在他曾經任教的美國大學里,西方文明史是每個專業的必修課。
  “我們在世界上失去文化發言權很久了。”他說,30多年來,中國發展很快。如今,年輕人接觸海量信息,一時間難免摸不清頭腦,但終究會尋找一種文化認同。  (原標題:白先勇以“被砍斷的竹子”喻中國文化斷層)
創作者介紹

蘇格蘭

dr16dryws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